关于汉城VS首尔

特此说明:本文转载自《强国论坛》之网友“我的大脑告诉我” 可能这个话题有点老了,但是我还是想贴出来。 1、《1月19日,韩国首都汉城市政厅宣布,鉴于目前所使用的韩国首都的中文名“汉城”与韩国语的发音差异过大,容易引起混乱,汉城政府决定改用“首尔” 二字,并正式提请zgzf在今后的文献资料中对韩国首都使用新的中文名称。我认为,我们应该尊重韩国方面的决定,今后以“首尔”取代“汉城 ”。>> **评斥:韩国今后有权在韩国出版的中文资料中自己改称汉城为首尔,中国无权干涉。但中国媒体和出版物继续使用汉城一词,韩国也无权干涉。韩国有权希望或要求中国也改称首尔,当然中国可以接受,也有权拒绝,自主权在中国。至于其理由是汉城与seoul的“发音差异大”,请问中韩建交之时韩国所提出的的中文全称“大韩民国”与republic of korea 的发音差异大不大?是否应该叫“高丽民国”才对?为什么korea不用其发音“高丽”一词,葛教授你问过韩国人为什么吗?偏偏seoul要用发音,可见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其实是韩国人狭隘的民族心理在作怪。 2. > **评斥:名从主人,国际惯例,也是联合国确定和遵循的地名命名原则?笑话!请问中国的英文名china一开始是中国人取的,还是西方人取的?中国用过汉、唐、明、清等国名,西方却一样依中国产瓷器叫我“恰勒”;西藏的英文名tibet也是西方人取的,为什么不按中文发音取名xizan? 长江的英文名是yangtze river源自中文的早期叫法扬子江,中国改叫长江了,为什么西方不也随着改叫long river?香港回归中国了,为什么“维多利亚港”的名称还保留着?澳门为什么叫macau? 可见一个地方的外文名称更多地是随对方的习惯,而不是主人。当然,外人可以考虑主人语言的发音来取对应的外文名称,也可以不按本地发音而另取它名,没有固定不变的规则。但最根本的是,遵守“双方一致同意使用”原则!对seoul的中文名称,过去中韩双方都使用汉城一词,表明双方都无异议。现在韩国要改为 “首尔”,它可以改,但中国改不改,决非由韩国说了算。中国愿该则该,两方都叫“首尔”这一个名称;但中国不愿改也是合理的,你叫首尔,我则依然叫汉城,两名并用。至于说中国不改是不友好表现,我倒要说,韩国要更改双方使用了600年的名称,这对中国已经是不友好了!至少我已经感受到这种不友好了。 3. > **评斥:虽然广州的英文名现在已用guanzhou了,但广州话的英文叫法依然是cantoonese, 而非guangzhou language什么的。一个地名改变其外文名称并得以顺利使用,决非主人对外人硬性要求和规定的结果,而是外人为了双方交流方便而客随主便之果,即主人这样用多了,外人也只好或愿意跟着用。在seoul的中文名称这件事上,韩国人自己可以改叫首尔,中国人愿随之叫首尔的即叫首尔,不愿叫首尔的依然叫汉城。由时间和实践来自然决定seoul的最终中文名称。 4. > **评斥:回归后澳门的英文macau为何不改为aomeng?香港的“维多利亚港”为什么不改名?这应该由葛教授来答复呢,还是由中国外交部或国务院港澳办来答复?看你们的嘴脸!一副奴相!还不如扎伊尔人。附和韩国改汉城为首尔,也能理解刚果改为扎伊尔,却认可了“维多利亚港”。不敢让别人认为我们不友好,却只会接受别人对我们的不友好。中国有些知识分子的心态有反动和奴性的一面。 5. > **评斥:这段文字不正表明地名的外文写法是由外国人确定的吗? 地方改名当然是正常的,关键是看为什么改、怎么改。汉城改为首尔在文字色彩上其实差多了,哪有汉城响亮。“尔”字多用于西方地名,东方之亚洲尤其是东亚、东南亚地名鲜有用“尔”字的,“首尔”一词显得不伦不类。 6. > **评斥:那在汉城的中文名称上就不要考虑中国的国家利益乃至东亚的整体利益吗?现在的东亚还处在分裂当中,中、日、韩三足鼎立。按历史螺旋发展规律,中、日、韩的文化和民族融合会进一步加深,尊重历史渊源,继续使用“汉城”有助于中韩的整合和交融,改叫首尔是开历史倒车,有割裂历史、分裂东亚的意图。 7.> **评斥:现在主人改了,旁人没有理由不改?这是笑话+鬼话!上面我说过,中国人愿改的则改,不改则你用首尔,我用汉城。双名并用,由时间和实践来自然决定seoul的最终中文名称。但我还是要呼吁,中国人、中国媒体和出版物要维护自主权,继续使用汉城一词,一不违法,二不必怕韩国人说我们不友好,因为韩国人先提出并单方面改变双方使用了600年的名称已经对中国不友好了。 8. > **评斥:那为何大阪的中文名偏偏没有按发音改为“奥莎卡”呢?东京(tokyo)、京都、早稻田等地名也没有按发音改为“头寇”等呢?葛教授的这段文字,前后自打嘴巴。至于不按发音不容易找地方,这种小问题也值得提出来,真是杞人忧天了。据我所知,任何外国的小地方名称,通常是没有现成的中文译名的,也没必要有。因为小地方太多了,翻译不过来。如果去了就只能按其本地语言的发音来叫,这是自然的。至于国名和大城市,就算中文名称跟当地语言的发音有异,也不会找错或去错地方吧。比如,还没听说过谁去韩国还不知道就是republic of korea, 而非要自己在地图上去找“hanguo”究竟是在哪里,葛教授这不是在讲笑话吗?去德国不知道就是去germany, 而要在地图或机场的航班牌上去找“deguo”, 有这样的人吗?葛教授有过这样尴尬的经历吗?自己去慕尼黑却不知道就是去munchen(德语发音近似米匈), 而要去找什么“munihei”, 有这样的人吗?若有,只能怪他自己无知,却怪不得中文名称没有跟发音一致。 总之,我认为中国的正确反应是,即便韩国单方面更改了汉城的中文称呼,中国政府也不必发文规定各媒体、出版物和公共场所的标牌都改称汉城为首尔,由各方面自行决定。若有的地方改称了首尔,应用括号注明“汉城”,如首尔(汉城)

怪癖之说

  很久没有上天后的blog咯,今天上去以后发现给我留了作业:写5个怪癖。   这不是难为我吗?像我这样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纪律的共产主义接班人怎么能,怎么可能有怪癖?寒自己一下。不过既然是作业,就勉为其难,吹毛求疵一下。   1、和塔塔有些相似,喜欢光着身子乱窜,这次不知道有没有妹妹愿意……   2、确切说这是个恶习,每逢周六日头不梳,脸不洗,所以请拜访我的MM提前打个招呼,好让我梳妆打扮一下,以使您赏心悦目。   3、骑自行车喜欢碾过前方障碍物,比如说报纸、塑胶袋……记得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我看到前方11点方向有不明物体,经过辨别为一报纸,遂加速碾之。就在车轮接触到报纸的0.0000001秒时,我意识到这是一块大石头……%^&%&^^$##*@# 4、比较懒,不喜欢打扫卫生。不过,我会突然发现家里很乱,于是开始发飙——打扫房间; 5、终于到第5了,那就是玩CM(现在应该是FM)一定要英文版,中文版我会抓狂的,这好像和天后喜欢看原版电影有点类似哦。

人生能无奈至此-强烈推荐《活着》

  就像经历一场漫长的磨难,用一上午的时间看完了全文。在最后那段描写让我记忆深刻:经历年少阔绰、败家、战争、丧妻失女、白发人送黑发人后,年老的富贵牵着年老的老黄牛在夕阳下。顿时,我所有的情绪都在那一刻迸发了,活着不就是那样吗!人和动物一样,活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忍受着生活一次次的打击与压迫,哪怕是片刻的温暖都会被撕得粉碎,撕得什么都不剩,只留下活着。   没有什么大道理可讲的,还是珍惜美好的生活,关爱身边的亲人吧。 【内容简介】   地主少爷富贵嗜赌成性,终于赌光了家业一贫如洗,穷困之中富贵的富贵因为母亲生病前去求医,没想到半路上被国民党部队抓了壮丁,后被解放军所俘虏,回到家乡他才知道母亲已经去世,妻子家珍含辛茹苦带大了一双儿女,但女儿不幸变成了聋哑人,儿子机灵活泼……然而,真正的悲剧从此才开始渐次上演,每读一页,都让我们止不住泪湿双眼,因为生命里难得的温情将被一次次死亡撕扯得粉碎,只剩得老了的富贵伴随着一头老牛在阳光下回忆。 【作者简介】   余华,浙江海盐人,海盐这个地方,是杭州湾里的一座小城。这小城里的小胡同,宛如密林中的幽深小径。还有石板铺成的小街,用脚踩上去有晃晃悠悠的感觉。还有一条从余华家窗下流淌过去而使余华讨厌的肮脏阴沉的河。   余华的父亲是山东人,母亲是浙江人,父母都是牙医。他从小就感到家中有一种压抑和困禁,渴望自由开放。   余华生于1960年4月3日,1977年高中毕业后待业。从1978年开始当了5年牙科医生,1984年《北京文艺》给他发表了第一篇小说《星星》,25岁那一年,他又写出了《十八岁出门远行》。余华的创作,曾经深受川端康成、和卡夫卡的影响,后来他从他们的艺术中解脱出来,探索自己的艺术道路。1984年他写出了《四月三日事件》、《一九八六年》等小说,开始展露了他独具个性的文学才华。1988年的年初他发表了极有影响的《现实一种》,作家及其作品的价值得到了充分的肯定。余华自己似乎也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自信,他感悟到人和人之间的那种残酷状态,也可以用一种非常潇洒的轻松情调来描画。接着,他又发表了《世事如烟》、《此文献给少女杨柳》等小说,又不断地取得新的成就。   余华从处女作《十八岁出门远行》开始到《世事如烟》等作品,在比较短的时间里,以跳跃式的姿态达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文学高度。他越来越自如地开拓了自己的文学天地,构筑了自己独有的艺术世界。其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荷兰文、韩文、日文等在国外出版

《兄弟》(上)

  拿到余华的《兄弟》,乍一看,还以为是盗版。封面上两个大头,看上去有些弱智地笑着。   故事的开头,并不精彩。李光头躲在男厕看池里的女人屁股(倒影),并因此名气大噪。说实在,我估计这一大段的描写,生活在城市的现代小毛孩们根本无法共鸣,但这也许更增加了读者的兴趣或者遐想,让人继续读下去。   流氓的李光头,因为看到了屁股中的极品——林红的屁股,而被刘镇人民追捧(这里的人民指男性,尤其是20-40岁的男性),而他利用天生的本性,学会了利用独有的资源——向不同的人民描述林红的屁股,来换得三鲜面共计56碗,当然其后还有面条,这里不再列举。   到此,笔峰一转,把我带入了那个万恶的文革。余华给我看的,是一个普通的城镇如何在文革的旋风中变异,人性的泯灭在那个年代屡见不鲜。也许在这个时代谈论文革的残酷并不合时宜,但真情永远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反映历史永远是文化人要做的事情。从《活着》到兄弟,无一没有对历史进行反思。   宋凡平,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却是生活中的勇士。从他开始怒气冲天地在二婚之日与人大打出手,到被打倒时被几个小毛孩当扫荡腿练习对象,再到关在仓库改造时,被红袖箍们恣无忌殚地欺负而不露忿色,同样是护犊情深,同样体现了深深的父爱。逃出仓库,则是对妻子的爱。在红卫兵的棍棒拳打脚踢下,仍要买票上车去接老婆……直至被活活打死。这是何等的爱情啊?余华写得惊心动魄,而我眼睛也润湿了。我相信看完《兄弟》的女性读者会对折偶标准有了新的认识,同样也给我们男士树立了榜样。   已经很久没有作品如此深的打动我了,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而这本书又让我回归了平静。   最后非常感谢余华,感谢[V],感谢中央电视台,特别要感谢塔塔给了我读书的机会。谢谢 ps:听说公主要写本书书评,这等好事岂能让她专美,立刻利用加班时间,抢在她前面发一篇书评。另外,请塔塔小姐看完以后也写一篇,作为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