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王朝(Kingdom of Heaven)历史背景初级读本

    影片中的Balian(Orlando Bloom出演,Lord of the Ring里的精灵)以一个铁匠的身份登场,他的妻子由于丧子之痛而自杀。12世纪的法国天主教盛行,教义明确指出天主教徒自杀后是进不了天堂的,只有上帝才能决定人的生死。背负着为亡妻赎罪的信念,Balian追随着自己凭空冒出来的父亲Godfrey(Liam Neeson出演,Schindler’s list里的Schindler),加入了东征十字军(Crusade)的行列。          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共有8次,始于1096年终于1291年。公认的起源开始于1095年11月26日教皇乌尔班二世(Pope Urban II)的煽动性号召“God wills it!”:占领圣城耶路撒冷(Jerusalem),从异教徒手中夺回耶稣的圣墓。并以参加远征的人可以赦免罪孽,战死者可以升入天堂来鼓舞民众踊跃参加。事实上十字军东征在宗教层面的诱因不仅仅是夺取圣地并使教徒的朝圣不受异教徒的阻挠,罗马教廷希望藉此统合君士坦丁堡的东正教并打击异教徒在东方的势力也是原因所在。在政治方面,长子继承制在西欧的推行产生了一大批贫穷的小贵族阶级;东罗马拜占庭帝国(Byzantine Empire)在东地中海无力抵抗强悍的塞尔柱王朝的土耳其人(Seljuk Turks),1071年的曼齐克特战役(Battle of Manzikert)甚至皇帝罗曼努斯四世(Romanus IV)也被俘虏,一个潜在的政治真空正在形成。经济方面,西欧的人口急速增长和土地开发的滞后使得大批平民寄希望于到外部世界的土地和自由;意大利的威尼斯和热那亚为了获取更多利润,也希望以对十字军东征的支持换取地中海东部的港口和市场[1]。从宗教、政治、经济的多种原因看,十字军东征的产生也是当时西欧社会矛盾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          介于第二次东征(1147-1149)和第三次东征(1189-1192)之间,Balian来到了第一次东征后1099年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国(Latin Kingdom of Jerusalem),当时的国王是鲍尔温四世(Baldwin IV),就是影片中带面具的麻风病国王(Edward Norton出演,Fight Club里的Narrator)。影片中他自己提到的16岁时打败萨拉丁(Saladin)并非吹嘘:1177年11月25日的蒙吉萨战役(Battle of Montgisard),鲍尔温四世以500骑士,80名圣殿骑士(Templar)和几千步兵袭击了萨拉丁的30,000人并取得全胜。萨拉丁的马木留克近卫队(Mamluk)几乎全歼,部队受到重创,伤亡达到20,000人,最后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部队逃回了埃及。           1180年夏天,在母亲的支持下,鲍尔温四世把妹妹萨宾娜(Sibylla,影片中的公主),嫁给了基尔(Guy of Lusignan,影片中的傲慢的法国十字军骑士),并于1182年任命他为王国摄政(regent of the kingdom)。1183年,出于对基尔在军事行动中的不满,鲍尔温四世解除了他摄政的职务,并于1184年试图解除他和萨宾娜的婚姻以阻止基尔取得王位的继承权。这一行动似乎没有取得萨宾娜的支持,他们的婚姻得以延续。          如同影片所表述的,1184年 Reynald[2](就是片中那个嗜血好战的红发胖子)管辖的Kerak Castle(耶路撒冷王国的一个十字军城堡,现约旦境内)被穆斯林围攻,鲍尔温四世与萨拉丁达成和解结束了围城。这次远征使的鲍尔温四世健康恶化并于 1185年病逝。由于担心基尔成为合法继承人,鲍尔温四世死前解除了萨宾娜的王位继承权,并改立他的侄子,萨宾娜和她前夫的儿子,为耶路撒冷国王鲍尔温五世(Baldwin V)。          1186年,鲍尔温五世病逝,年仅9岁。他的母亲萨宾娜成为女王,在一群高级议事会(Haute Court)成员的要求下,她不得不与丈夫基尔离婚以取得他们的支持登上王位。在成功加冕后,她出人意料的再次与基尔结婚,并将王冠交给了基尔使他成为耶路撒冷国王。          1187年,成为国王的基尔在7月4日的赫淀战役(Battle of Hattin)中以22,000人迎战萨拉丁的30,000人。由于被切断了水源,耶路撒冷军队全军覆没。这也是影片中尸横遍野的那一幕。基尔和 Reynald均被俘虏,影片中萨拉丁给基尔一杯冰水,基尔将水递给Reynald,接着Reynald被萨拉丁处死,在历史上也是确有其事的[3]。不过应萨宾娜的请求,萨拉丁在1188年释放了基尔,夫妻二人后来逃到了提尔城(Tyre)。          1187年9月20日,继赫淀战役的胜利后,萨拉丁的军队包围了耶路撒冷城。两个星期的围攻后,耶路撒冷城终于提出开城投降。萨拉丁开出了他的条件:每个男人,十岁及以上,必须付出 10个银币(Besant,第纳尔);每个女人,5个银币;每个男孩,7岁及以下,1个银币。所有付足了赎金的人可以立即安全的离开,所有无法付足赎金的人将成为奴隶。这也是影片在耶路撒冷投降后萨拉丁所说的。事实上,萨拉丁后来释放了所有的人,包括那些没有钱为自己赎身的人们。1187年10月2日星期五,回历583年7月27日(27th day of […]

大善不辞小恶-天国王朝有感

  鲍德温国王建议让比里安继承耶路撒冷的兵权(成为国王),同时让希比拉和居伊(离婚),然后杀掉居伊和他的圣殿骑士。这时比里安和希比拉虽无夫妻之名,但已经有了爱情和肌肤之亲。然而,在比里安的骑士精神世界里面,这种行为已经背离了“面对你的敌人,不要恐惧;勇往直前,上帝便会爱你。面对死亡,也要敢讲实言;保卫弱者,不做错事。”,所以他用国王说过的话--即便有外力能够驱使你,但你也要保留自己的灵魂,去拒绝了国王的美意。“大善不辞小恶”,希比拉公主说。在比里安的心里,这件事情乃是大恶,而非小恶。   居伊做国王的后果是,挑动与阿拉伯人的战争,导致20万大军全军覆灭,同时耶路撒冷的人们面临生灵涂炭,此时我不知道比里安做何感想,是否会认为杀死居伊还是小恶。如果耶路撒冷的人们知道原本这场战争是可以避免的,他们会对比利安欢呼吗?   大善不辞小恶,到底什么是大善,什么是小善?若能杀一个人而解救更多的人,那我宁愿去做。在我心中此为小恶。    (N久之前的一篇BLOG,终于在豆瓣找到了,现在补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