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上)

  拿到余华的《兄弟》,乍一看,还以为是盗版。封面上两个大头,看上去有些弱智地笑着。   故事的开头,并不精彩。李光头躲在男厕看池里的女人屁股(倒影),并因此名气大噪。说实在,我估计这一大段的描写,生活在城市的现代小毛孩们根本无法共鸣,但这也许更增加了读者的兴趣或者遐想,让人继续读下去。   流氓的李光头,因为看到了屁股中的极品——林红的屁股,而被刘镇人民追捧(这里的人民指男性,尤其是20-40岁的男性),而他利用天生的本性,学会了利用独有的资源——向不同的人民描述林红的屁股,来换得三鲜面共计56碗,当然其后还有面条,这里不再列举。   到此,笔峰一转,把我带入了那个万恶的文革。余华给我看的,是一个普通的城镇如何在文革的旋风中变异,人性的泯灭在那个年代屡见不鲜。也许在这个时代谈论文革的残酷并不合时宜,但真情永远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反映历史永远是文化人要做的事情。从《活着》到兄弟,无一没有对历史进行反思。   宋凡平,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却是生活中的勇士。从他开始怒气冲天地在二婚之日与人大打出手,到被打倒时被几个小毛孩当扫荡腿练习对象,再到关在仓库改造时,被红袖箍们恣无忌殚地欺负而不露忿色,同样是护犊情深,同样体现了深深的父爱。逃出仓库,则是对妻子的爱。在红卫兵的棍棒拳打脚踢下,仍要买票上车去接老婆……直至被活活打死。这是何等的爱情啊?余华写得惊心动魄,而我眼睛也润湿了。我相信看完《兄弟》的女性读者会对折偶标准有了新的认识,同样也给我们男士树立了榜样。   已经很久没有作品如此深的打动我了,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而这本书又让我回归了平静。   最后非常感谢余华,感谢[V],感谢中央电视台,特别要感谢塔塔给了我读书的机会。谢谢 ps:听说公主要写本书书评,这等好事岂能让她专美,立刻利用加班时间,抢在她前面发一篇书评。另外,请塔塔小姐看完以后也写一篇,作为作业。